格调

在美国,人们忌讳谈论社会等级,但他们的敏感恰好说明了社会等级存在的严酷事实。作者凭借着敏锐的观察、独特的视角、鞭辟入里的分析给出了社会等级的差别。

一些有趣的结论

一个人如果是上层阶级,那么他就无需恭维他人,而且人会比较低调。如果是中产阶级,那么他们就需要彼此恭维。对于等级的区分不是拥有财富的多少,有时一些其它的因素也占有非常重要地位,例如“一个人受监控的程度”,一个中学老师就不如一个大学老师,因为中学老师必须接受更多的考核,向更多的人汇报,而一个大学的老师拥有更多的自由。

同时,等级越高的人对宗教的依赖也就越弱,因为他们更多的相信自己,而不依赖于外部因素,这也证明了为什么等级越高的人越不喜欢服饰上有更多花纹或者装饰文字,因为他们不像下层阶级那样有强烈的表达自己的欲望。

在生活中,等级越高的人,往往开车会比较慢,因为中产阶级会比较忙碌,而上层阶级有更多的闲暇时光。下层的人有可能整天开着电视,而上层阶级就不会,因为他们不需要过多的依赖外部信息输入,他们独立思考的能力也就会越强。

作者对于中产阶级的评价接近于讽刺,中产阶级为了提升自己的社会地位,喜欢把自己和学术团体挂钩,他们普遍认为“有一张大学文凭是重要的,而不管这是什么大学”。这与十几年前的中国社会现象如出一辙。

在读物方面,下层阶级阅读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窥视欲望,因为对上层社会的窥视会给他们一种权利感,好像自己能够掌控一切。而中产阶级是不过一切代价让自己成为一个专业人士,中产阶级的阅读更多的是为了凸显自己的阶级,对他们来说,阅读的形式比阅读本身更加重要。作者同时指出,中产阶级有一种假斯文,喜欢修辞上的专业化,这一点往往会被广告商所利用,通过语言让中产阶级产生某种满足感,从而更佳青睐自己的产品。

贫民趋势,与新等级

作者在分析现有的社会等级的同时,也指出了社会的贫民化趋势,因为社会工业生产的发展,注定是为了服务“贫民”阶层的,大规模的生产不可能为了少数富人做专属定制,比如,饮料、日化、服饰都有这个趋势,也就是说贫民阶层在社会发展过程中总是能够立于不败之地。

同时,社会也会产生一批新的“贵族”,他们虽然没有占有多少财富,但却拥有与传统贵族相同的气质,他们在工作和生活中无时不刻的表现者自己的贵族气质。这就是作者所说的“新等级”。

上层乏味保守怀古,下层粗鄙好动,中产阶级的行为最多虚伪和矫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