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茶气”和“茶气过盛”

我们的农夫学会了插花,我们最粗鄙的工人也知道问候山水。如果有人对他人生中发生的亦庄亦趣的趣事无动于衷,那么我们一般会称他为“毫无茶气(的人)”。相反,我们也会把那种无视人间悲剧,沉湎于喧嚷嬉闹而毫不克制的唯美主义者,形容为“茶气过盛”。——《茶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