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的无力

你编出一句听上去很像样子很简洁似乎概括一切但其实终究只是以偏概全以便满足他人懒惰和虚荣心的玩意。

维特根斯坦说过,一切已有的哲学问题最后都是语言问题。 禅宗一向认为,事情就是事情本身,不是语言能描述的。 语言本身是最无力的,最多只能尽可能逼近一件事物的真相,但无法还原一个事物。所以一切语言解读绘画和音乐归根到底都是委曲求全。 感受本身是最不客观的,试图用语言来组织的感受更加是没有意义。而人生那么浩繁伟大。企图用一两句话或一两点来概括之,都是一种虚妄和幻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