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人生边上

《走到人生边上》’,‘本书是杨绛先生晚年对人生得思考与感悟,书中第一部分论述了命运与人生、生与死、灵与肉等根本问题。第二部分是注释,主要由多篇散文构成,先生自称是注释自己的思索过程。在这一篇一篇散文中看到了一位立体的人物。

灵魂的去向和人生的价值

人有灵魂吗?

对于一位年近百岁的老人来说,死亡是一个很自然的话题。杨绛先生与许多人讨论过这个问题,但得到的答案都是: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但杨绛先生对于这纯粹物质角度和否定形而上的哲学理念并不认同,她非常明确的认为:人是有灵魂的,每个人都有一个身体,而身体具有生命,称为灵魂。灵魂是看不见的,但身体有没有生命,是显而易见的,所以人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身体,一部分是灵魂。

杨绛先生更倾向于承认,灵魂的不灭这一观念,她指出,人需要锻炼,但真正受锻炼的是灵魂,肉体不过是中介,并且最后锻炼的成绩只留在灵魂上,灵魂接受不接受锻炼,就有不同程度的成绩或罪孽。人死之后,肉体就没有了,但灵魂仍在,所以锻炼或者不锻炼的结果就仍在。只有相信灵魂不灭,才能对人生有合理的价值观。

天地间是否有神明呢?

大自然是有其自身规律的,人类不过是去发现规律。但在这个过程中又发现一切定律都是互相补充的,为何这么精准而又这么一丝不苟的严密呢?大自然想必是有神明的,莫见乎隐,莫显乎微,故君子慎其独也。最微小的地方,最微小的事,往往使你本相毕露。你以为没有人看见,就想放肆,小心!君子在独自一人的时候最谨慎,这可能就是所谓的头顶三尺有神明。

人生的价值

走到人生边上,再往回看,思考的是人生的价值,人生价值应该分为两部分,自我价值和社会价值。只有充分实现了自我价值,才会贡献出更多的社会价值。

人的个性事独有的,是天生的,又可以说是到老不变的,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们会发现很多人都在试图改变自己的个性,急躁的想要变的温和,理想的人想要安于现状。先生认为,性格是不分好坏的,先生认为真正需要做的是把好的部分发挥的别致。

个性含有天命的元素,所谓天命不可违。如果说个性是每个人的生命特征,那么本性就是所有人共有的习性。食色性也。孔子说,食不厌精、脍不厌细。食色性也是人的本性,灵性良心也是人的本性。这两个本性是相互矛盾的,食色性中充满了欲望,灵魂和肉体相互结合,一同去感受、享受、放纵。除非能够像柏拉图那样,灵魂能够处于死的状态,能够不受肉体的干扰。

所以,在灵与肉的斗争中,灵魂是与肉体站在一起的,它们的对立面才是灵性良心。灵性与良心在我国的讨论早已有之,孔孟之道认为人性本善,人出生是好的、善良的,这是人的本性。但是荀子认为人性本恶,要努力学好才能称为好人,而且我们都知道西方的基督教也认为,人来到这个世界上是带着罪恶的,必须不断的做好事才能够洗刷自己的罪恶,才能到达天堂。人的劣根性是因为婴儿失去了赤子之心之后,身体里的劣根性渐渐的发展出来的。如果我们忽略的人的婴儿阶段,就会忽略的人性本善。

食色性也与灵性良心之间的争斗,本质上就是自我和超我的斗争。如果这两者在一个人身上的斗争没有结局,而且不解决的话,就会精神分裂。斗争的结果无外乎三个结局,灵性斗争占上风就会称为一个高尚的人,欲望占了上风就会称为魔鬼,灵与肉的妥协,这是一个普通人的结局。

有关命运

曾国藩是一个不信天的人但他却相信命,“一个应该被摔死的人绝不会被执行绞刑”命运是由两个字组成的,分为两个部分,更确切的说是分为命灶和运途。

将命比喻为船,运比喻为河,船在河里走,十年一运。像命灶不好而运途很好的人就是我们说的坏蛋、混蛋安详富贵尊荣。命好但运又不好的人,就是我们说的有才能的人生活困顿。

不过运途是曲曲折折,时有变化,二三十年好运的人不过、一生好运的人更不多。那么我们会怨天尤人吗,还是随遇而安呢?杨绛先生给我们说,我们不必为人世之间的不合理而沮丧,无论人世如何不公平,人始终时动物里最有灵性的,面对人生需要有智慧,在命运中还不可忽略一个因素是命主,船搁浅的时候是不是还有一个“我”在做主,就是这个人的个性在做主。只有正确的认识自己,才能对自己未来的事情做出选择与放弃。选择正确之后,需要立即行动并坚持不懈。

我们常常感叹人的出生是一门技术活,是天意和命,但真正的技术活是人的选择,除了人清自己,我们还需要有勇气坚持自己的选择,那么人生究竟是为了什么,我们这么努力就是为了成功吗?看到生活中成功的人为什么不快乐不幸福呢?我们为什么对自己永远不满足?常言道身在福中不知福,地位卑微的人需要为自己的生活操心,当权得势的人更得为自己的生活操心,所以杨绛先生感叹人生实苦啊。

先生非常尖锐指出:你想做一个随遇而安的人,人家就攻击你、欺负你;你天生具有才得品貌,人家就嫉妒你、排挤你;大度退让,别人就占你便宜;你要不与人争,就得与世无求,同时还得维持实力。

修身

从忧患中学的智慧,从苦痛中变出美德,那么如何修身呢?
喜怒哀惧爱恶都是肉体的感受。达天道,顺人情,灵性良心在管制自己的时候,必须达到自己的和谐,修身需要使用合适和悦的方式,不能压制自己。什么方法是恰如其分的克制自己,又达到合适与和悦呢?书中没有给出具体的介绍。可以知道的是,人性的进步是非常缓慢的,修正自己是一个非常痛苦漫长的过程,我们需要一点一点的去完成。

最后先生非常谦逊的说道,有关这些灵魂的问题,我能知道什么呢?我只能胡思乱想罢了,我无从问题,也无从回答,孔子曰:未知生,焉知死。我的自问自答,只能到此为止了。